最新资讯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7月7日报道,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20年全球人均肉类消费量将减少近3%,为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全球各地的分析人士预测,不仅人均消费量将下降,其所在地区的总消费量也将下降。

天翼云年中上云节 云主机1C2G 92元/年 实名注册送8888元大礼包

对于一个依赖于稳定增长的行业来说,这将是一个剧烈的转变。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转变正在所有主要市场发生,包括美国。据预测,美国的人均肉类消费量至少要到2025年后才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报道称,导致这种转变的因素很多。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意味着,消费者正在削减食品杂货支出。餐馆停业削弱了需求,因为人们在外出就餐时对肉类的消费更多。在肉类消费量占世界消费总量约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们对动物产品的不信任感与日俱增。生产中断(例如在美国引发行业危机的肉类加工厂疫情)也造成了供应问题,导致肉类消费量减少。

多年来,倡导低碳生活的环保人士一直呼吁减少肉类消费。根据某些衡量标准,农业比交通产生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更大,部分原因是畜牧业生产。仅肉类和奶制品就占到人类造成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8%。

报道称,这种转变将持续多久还有待观察。如果消费者习惯了在疫情期间少肉的饮食,那么是否意味着全球饮食新时代将到来?

有迹象表明,人们的饮食结构正在发生改变。出于对环境的担忧,数以百万计的人增加了对植物蛋白质的消费。与此同时,从美国到巴西再到德国,屠宰场和肉类加工厂的疫情频发也凸显出该行业劳动者付出的代价,他们工资低,几乎没有福利,还要从事危险的工作。不过,现在判断公众对该行业劳动者状况的重新审视是否会影响对肉类的需求,还为时尚早。

报道认为,既然消费者已经越来越习惯在家做饭,那么这种习惯可能会保持下去,尤其是在受封锁措施冲击的食品服务行业预计将出现萎缩的情况下。据美国阿伦·艾伦同仁公司说,全球约有220万家餐馆可能关门。美国斯坦纳咨询集团的分析师阿尔廷·卡洛说,餐饮服务业的损失在于“需求受到了重大冲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根据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数据,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美国50%的肉类消费发生在家庭以外。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农业商务专家德克尔·沃克说:“如果未来餐饮行业出现结构性变化,而且人们外出就餐的次数也永久性改变,那么我认为,客观地说,未来肉类消费量可能会减少。”

报道也指出,今年全球肉类总消费量仍有可能上升。这是因为人口的增长速度可能超过肉类生产速度。尽管如此,人均肉类消费量减少仍是该行业转折点的标志。

疫情“洗牌”全球富豪排名的思考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疫情四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研究了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企业家在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四个月内的财富变化,并进行了新的排名。今年2月,胡润研究院曾发布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该榜单对财富计算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31日。

在疫情暴发的头两个月,全球百强企业家的大量财富蒸发,但在疫情暴发后的第二个两个月,2/3的企业家财富出现V型复苏。在疫情暴发后的4个月里,全球百强富豪中有60%的企业家财富增长或保持不变,40%的企业家财富减少;电商、医药等行业成为最大的赢家,这个特点也体现在了具体排名中。

对比两份榜单,全球财富前五名的入选者没有变化,依然是杰夫·贝佐斯、伯纳德·阿诺特、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和马克·扎克伯格;但座次稍有变化,二三名之间和四五名之间都来了个对调,贝尔纳的主业是奢侈品销售,更易受疫情冲击;而巴菲特因清仓航空股导致业绩下滑。

中国财富前十中,马化腾超过马云成为首富,拼多多的黄峥跃升第三;物流业在中国防疫战中也发挥了巨大作用,顺丰的王卫排名也提升了3位;疫情催生了对医疗器械的需求爆发,迈瑞的徐航因此上升71位,首度进入全球前100。反之,身居传统行业的富豪则被挤向后排,比如许家印、李嘉诚均有所下滑。跌得较多的恐怕要属万达的王健林,排名下降了20位。

无可否认,疫情中最大的赢家是电商,最受益的是亚马逊和拼多多,杰夫·贝佐斯和黄峥的财富分别增长1500亿元和1240亿元人民币,黄峥的排名更是从第60位上升至第29位。京东刘强东的排名也大幅提升了53位。

也许有人会认为,疫情对传统企业的影响无可避免,但耐人寻味的是,海天味业的庞康在4个月时间内排名上升了72位,首次进入前100。吃饭永远是刚需,但消费者选择哪家的调味品体现企业的经营水平。

在疫情期间仍能大赚,确实是实力的反映,但并不都能赢来赞美。大家都以为餐饮业是疫情影响重灾区,但海底捞的张勇、舒萍夫妇的排名上升了31位,身家从1120亿元上涨为1400亿元。海底捞曾因餐饮业恢复堂食没多久便偷偷涨价,急于将疫情损失和成本上涨转嫁出去,让消费者很寒心,引起不小的舆论风波。做企业应该真诚对待消费者,不可透支了他们的信任。

全球连线疫情下画廊生存调查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豪瑟沃斯画廊主人伊万·沃斯(IwanWirth)疫情期间在英国西南方的萨默塞特郡(Somerset)一边陪伴家人,一边线上指导工作。

“疫情让我有机会好好体验萨默塞特郡的春天,第一次在这里待了两个月。比起其他人,我很幸运可以在这里躲避疫情,我四个小孩也都回来了,以前我说过如果不做画廊的话,我会做一个农夫,现在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

沃斯夫妇去年在全球艺术影响力排行榜中荣获第三(也是画廊主里的第一),伊万·沃斯在采访中,一直强调自己只是在经营“家庭”事业,把艺术推广的狂热一肩挑起。

伊万·沃斯在工作上,自诩是拉拉队长,一直在给团队打气。全球有八个空间的豪瑟沃斯画廊,目前只有香港和苏黎世的空间以及苏黎世的出版总部开放。“对我们来说,首先要关心的是同事的健康,我们与画廊管理层,每隔一天就会在线开会,我发现虽然我们的距离遥远,但是沟通变得更频繁,感觉也更亲近了。”目前在纽约及伦敦,豪瑟沃斯都有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虽然旗下画廊、餐厅及旅馆迟迟无法开门营业,也不知道何时可以营业,但在网络销售和私下交易的协助下并没有裁员。

这已经是伊万·沃斯人生中经历的第六个危机,1992年在苏黎世成立第一家画廊时就经历了英国著名的黑色星期三(BlackWednesday),“我们勇敢开启了我们第一家画廊,这是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勇气。”

之后与曼努埃拉结婚次年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911恐怖攻击时与大卫·卓纳在纽约开了画廊,第四个危机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接着2012年飓风桑迪重挫纽约,画廊无法营业……这次的危机,伊万有点措手不及。

内部重整的同时,豪瑟沃斯加快了数字化的脚步,线上将杂志Ursula上线免费让用户下载阅读,随后推出在线系列栏目“H&W快件”(DISPATCHES),通过视频文字展览等形式将艺术家们及团队的心意传递到全球。4月2日启动的“#艺益”慈善项目,捐出线%的收益给国际卫生组织(WHO)的“冠状肺炎团结应对基金”。

“上周末,超过一百万的人观看了我们的在线电影首映《五个季节:帕特·欧多夫的花园》,总长度共70几分钟,竟然有那么多人关注我们制作的内容,所以好好规划内容才是最重要的。以前我不是这么关心在线展厅,我很放手让团队去做,现在我也在学习,跟四个小孩和团队里的年轻人学了如何使用不同社交媒体。必须说我比很多同业还年轻,像我比大卫·卓纳年轻了六岁,我比他更容易进入这些数字世界(大笑)。艺术行业比其他产业晚进入数字化时代,因为这个产业最保守,因此我请了很多不是艺术产业的人帮助我们加快进入数字化的脚步。目前我们手上有6万个用邮箱登记活跃的用户,也从社交媒体网站获得很多有效的关注者。”

“对我们来说‘在线’并不局限于交易平台,我们希望有效地维系与藏家、艺术家、美术馆、媒体及大众的关系,让他们了解在疫情期间,我们没有慢下脚步,希望在这个困难的时候,大家还是有艺术可以疗伤解闷。最佳的在线体验是补充,而非替代人们走入画廊面对面交流的过程,我们还是很重视线下展览的呈现,及给艺术家提供最完善的展览空间,不管是在线还是线下。举个例子,我们网页上最多人点萨默塞特郡(Somerset)和洛杉矶空间介绍,这两个地方也是我们线下最多人拜访的空间。我希望未来我们的在线规划会引导更多有效的群众拜访我们的实体空间,这样才是双赢。”

2019年豪瑟沃斯就拓展了VR的业务,启动了“艺研室ArtLab”,目的是减少画廊全球办展所留下的碳排放足迹,去年在迈阿密、巴塞尔因为使用这个技术节省了50%运输费用,这一项目无疑在疫情期间获得了更大的意义。

“在线展厅的好处是,每个人机会都是平等的,原本艺术给人一种只能给上流社会享受的印象,或是有一种排外性,在线上世界大家都一样,也因为这样,我们最近这几个月认识了很多新客人。他们可能看到我们在Instagram或是脸书上的帖子,对我们有兴趣,之前觉得我们高不可攀,在网络的世界大家可以很容易找到我们。”

近年来豪瑟沃斯销售业绩持续不断往上攀爬,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应该是创纪录的一年。疫情爆发后,线月,珍妮·霍尔泽创作的慈善限量版画,30分钟100幅销售一空。乔治·康多、尼古拉斯·帕蒂、拉希德·约翰逊的在线展,也是在几小时全部完售,私洽市场也非常活跃。

在纽约弗利兹在线艺博会,豪瑟沃斯准备的30件作品卖了70%,其中包含一件两百万美元的乔治·康多油画,对于这样的成绩,伊万·沃斯非常满意,“我想跟我其他同行说,大数据很重要值得好好研究,了解藏家的喜好以及使用习惯,才能建构最好的在线平台。”

“大家对艺术品的需求依然很高,像乔治·康多(GeorgeCondo)上个月在网络上拍出很好的成绩,大部分藏家实力仍在,有些人之前排队买不到作品的,现在可以买得到,而且危机时期,艺术品风险最小,艺术市场没有恐慌性抛售,不像股市交易得那么频繁。”

“当然,我只能说自己的产业(艺术一级市场),但是其它艺术相关产业,2020年恐怕不会太乐观,像美术院校、美术馆,尤其那些在美国的美术馆,这些恐怕都不会太好。在此,我真心强烈建议我们的画廊同业,或其他有能力的民众,要多思考一下如何支持美术馆、艺术学校,这是艺术产业发展非常重要的基石。”

“艺术圈是一个建立在社交与活动的产业。艺博会过去虽然只占我们整年销售的50%,但他的功能不只在销售,很多新的思想和合作都是在交谈时产生的。只是还有必要参加那么多(艺博会)吗?我可不那么认为。”

豪瑟沃斯2018年参加21个艺博会,2019年降到16个,当然今年更少。伊万表示未来也会减少参加艺博会。

“我不敢说2020年会不会再有艺博会,不管有没有,我们都准备好了,我们的在线展厅销售的成绩很不错,最近这几个在线的博览会,我们都卖得很不错。另外,我们把原本要在巴塞尔做晚宴的钱,全部捐给非营利环保组织用于保护危地马拉3200英亩的热带雨林。疫情让我们深深了解,我们之前多糟蹋地球,希望未来艺术产业是重视环境永续,对社会负责的。”

关于疫情之后会变得如何,伊万表示“在所有危机之后,世界都会变得更不一样,不一定是更好,而是与之前那个我们熟悉的世界不一样了。疫情之后,大家对飞行这件事会更加小心,会更向往大自然。艺术与大自然的结合会是越来越重要,所以我对我们在萨默塞特郡和洛杉矶空间非常有信心。”

“未来,我会多投资做好的内容,而不是房地产项目。之前,我本来有在考虑在巴黎成立新空间,也看了好多地方,但因为疫情,让我重新思考,还好没有在巴黎成立新空间。我们画廊在欧美已经布局得很完整,下一步计划是多耕耘亚洲。我发现我们的品牌在亚洲很受欢迎,目前在亚洲,只有一个香港空间,很多展览不能如期举行,但是我是一个喜欢接受挑战的人,所以我们不会放弃香港。如果能进内地,我们一定去,但是由于法规的问题,现阶段我们会持续与好的机构以及美术馆合作。”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索尼ps5发布时间推迟 PS5全球发布会因疫情延期举办

  在公告中,索尼表示:“尽管我们知道全世界的玩家都对见证PS5游戏满怀期待,但我们认为现在不是一个适合庆祝的时机。我们希望暂时后退一步,让更加重要的声音被听到。”

  索尼未明确推迟的时间,换言之PS5发布会被无限期推迟,具体举办时间还需要等待索尼另行通知。

  当然了,PS5不会令玩家失望,此前索尼CEO吉田宪一郎(Kenichiro Yoshida)曾表示,公司将投入巨资开发PS5第一方游戏,为玩家带来无与伦比的沉浸式、无缝式游戏体验。同时,吉田指出,以浮点性能来看,PS5比PS4好了太多。加之先进的SSD硬盘,基于PS5的游戏可以比前一代主机快100倍。

  不过如此出色的产品自然也不会太便宜,索尼互动娱乐(SIE)总裁兼CEO Jim Ry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PS5的定价会反映出主机的最佳价值,但并不意味着最低价,价值是很多东西的结合,比如游戏的深度、广度、质量、价格,以及平台的功能合集。言外之意,PS5并不会打低价,但一定物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