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失去家人、因疫情失去公司、被人歧视这就是真实的武汉!

2020年伊始,疫情于武汉爆发,在23日武汉封城之后,所有中国人在惶恐不安中度过新年。

2020年年中,尽管疫情余威犹在,但与全球范围内经济的衰退、失业潮、口袋空空等种种现状相比,疫魔的嘴脸已经缺少了黑黢黢的压迫感。

但当此时,你是否还记得疫情中武汉人民的煎熬困顿?还记得当时那让人恐慌担忧的每日新增?记得他们的亲人、我们的同胞在疫魔的侵袭下别离人间?

庄园,武汉一家民营医院的前台,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失去了自己的外公。

这是一个看起来似乎活泼开朗的女孩,但当导演询问她“为什么愿意报名参加拍摄”的时候,庄园未语先泪。

因为疫情期间物资、车辆的紧缺,防疫人员只能用一辆小型货车把庄园的外公送到医院门口,尽管当时仍是冬天。

但最终医院因为没有床位而无法收治庄园的外公,庄园的妈妈只得用轮椅将老人从医院推回家中。

庄园作为一名医院的工作人员,她很清楚这样的结果已是常态:有太多的武汉人与她家遭遇相同的状况,但医疗资源匮乏的现状无法改变。

所有人都想好好的收治到所有的新冠患者,但现实却是,每一个床位都是患者们的救命稻草!

最终,照顾庄园长大的外公因疫情离世,成为那些与我们别离者中的一员,无可奈何。

庄园的二姨,因为要给父亲办理相关手续,不幸感染新冠,在经历来来回回六个地方、总计108天的治疗之后,成功痊愈回到老宅。

但庄园的二姨是个开朗的人,从确诊到痊愈,一百多天的时间可谓从死到生,她曾在雷神山医院治疗,前前后后做过40多次核酸检测。

然而痊愈回家的二姨,却意料之中的遭到邻居、朋友们的“冷暴力”:感觉自己身上背了毒气弹,他们总是想要避开自己。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武汉家庭,与之相似的有千家万家,他们经历了从生到死,也或经历从死到生。

10日建成的雷神山医院曾被世界瞩目,惊叹中国基建的伟大。但与10日建成的壮举相对应的是,参与建设的工作人员们不计日夜的艰辛付出。

负责电气设备安装相关工种的李杰,在雷神山建设工期中,曾连续三个夜晚、四个白天不眠不休。

李杰自雷神山工期结束后,一直赋闲在家,企业无法正常开工,只能依靠打散工维持生活。

武汉的产品被外省拒绝,武汉的人们被外省用异样的眼光审视,这是让人心寒的事实。

小隋,武汉的一名人民警察,英俊而健硕。尽管与未婚妻生活在一个城市,但见面的机会却显得尤其宝贵。

疫情稍缓之后,又连续出差40余天,到这三个多月的功夫里,只能和未婚妻短短的见了数面。

他们都曾是抗疫战场上的逆行者,当所有人都宅于家中躲避疫情的时候,警察、医生、城管、环卫等其他行业的工作人员,义无反顾踏入抗疫一线。

《好久不见,武汉》,这是一个非正规的纪录片,来源于现实,流传于网络,揭露的是真实的武汉,他们的悲壮、牺牲、付出、与茫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